不不不我没胖

你快乐吗

[轰出]阴阳

★就觉得轰总眼睛颜色不同想开个脑洞乱写。
★ooc

医生空有一身本身,却只能沦落到一个偏僻的城镇,打着“通晓天机”的招牌,做江湖郎中的活。久而久之,这“通晓天机”也只有外乡过客会好奇的问问了。
眼前明显是达官权贵的女子推开门,未等门“吱呀”声响完,便慌慌张张的把夜半蝉鸣关到门外。她一颤颤巍巍的一声,打断医生准备提起开水壶的手。
“这孩子不太对劲……”宽边的帽子藏住她大半的脸,袖子将医生的目光带向有一双阴阳眼的孩子。
医生只做过测测八字般开玩笑似的活,卜这样正儿八经的阴阳八卦多的是大师,不然他也沦落不到有本事没处使的地步。这样一个达官权贵,真的会找不到比他专业的人吗?
“拜托了……这是陛下唯一一个儿子了……”
医生暗暗心惊,除此之外便是惊喜,多年才学终有用武之地,恨不得把这些大师门解不出的难题写出一个十全十美的答案。
他蹲下身,对上孩子眼睛时连站都站不起来,跌在地下,双手朝后做着身体的支架。
“求求您了!他们都不肯说,唯有您是最后的一线希望……”
并非他们解不出这题,而是说出答案就要送命。
医生强撑身体,恐惧之后还是冷静了下来。
“我已是耄耋之年,此生只为这一道说过寥寥几句话。”
“为这句此搭上老命也值得……这孩子,是阴阳眼。”

——————
自从一个小镇医生死在母亲面前,旁边的开水就和母亲的尖叫一起,毁了他的脸。
他没有再踏自己寝宫一步,却从没寂寞过。
一些人常常和他聊天,带他玩,它们很友善,会因为他渴在房间里造一个井,只不过每次他想靠近就会被父亲派来照顾他的小侍卫带走。
“殿下,那是井水,不能喝的!”
“哦。谢谢。”
他不喜欢父亲,连带着这个父亲派下来的人类男孩也无法喜欢。何况他全是谎言。他的朋友早告诉过他,井水是能喝的,可他仍然不准自己靠近那口井。
他的朋友常常说,人类是如何可恶的生物,掠夺,杀缪,都是他们创造的。
“我想做一名英雄。”
他告诉那些没有影子的朋友。
“英雄,是改变杀缪的人!”母亲以前常常带着他看那些屹立夕阳下的身影,告诉他,英雄是守护的角色。
“我可以成为吗?守护别人……我想做一名英雄!”
那一个父亲派下来的孩子也这么说。他从不觉得这个孩子能成为英雄,他是人类,还满是谎言。

“殿下,你饿吗?”
通往皇宫的门刚刚封住时,他被饿的饥肠辘辘,却死不承认。他的朋友都不会饿。这一句话好像戳穿了什么,这个叫绿谷的家伙,故意带来父亲找茬的性格。
他接受这个孩子的食物,不过仍然对他的帮助嗤之以鼻。
“殿下,你一定能成为英雄的。”
他每次从墙那边翻过来,带回几本书,他说为了成为英雄,一定会努力下去。
其实他连字都看不全,书都是作为殿下的轰看的。

逐渐发现朋友们的不对劲,是其中一个喊出“根本没时间了”后冲向他带有杀意的怪物。
绿谷那时挡在他的前面,叫他快走。之后再醒来,绿谷虚弱的趴在他床边。他好像受了重伤,却没有流血。
“轰君,这次我保护了你,我可以成为英雄吗?”

十五岁那天,门被拆了。轰的父亲和大臣带着惊愕表情看着尚且活着的轰。

————
“阴阳眼,十五岁前不能见活物,十五岁后自然平安。把这个孩子丢在这,看他造化吧。”



“井水是不能喝的。”他忽然对身旁一个魁梧的侍卫说。
“陛下,说笑还是免了吧。”
“我没有开玩笑。”
“这是一个英雄告诉我的。他从不说假话。”

——
私设如山,各位看完笑笑就好,就好。
文笔辣鸡惯了各位见谅。绿谷其实不是人。(好像有什么歧义wdm)

【瑞金】金终于成为第二名了

找不到想吃的粮了(我拒绝刀子。


——


凹凸大赛出bug了。

一群人的原力技能被篡改,不过休战期间这不会造成生命危险,凹凸大厅也给出了二十分钟后技能恢复的消息。

金在寻找格瑞的路上发现了自己的不对劲。箭头召唤不出来了。而且技能栏上写的竟然是“一旦对方口是心非,对方所有积分归属自己。”这样找不到用处的原力技能。
“哟?傻小子,又见面了啊。”
金听到声音下意识退了几步,帕洛斯在迷宫里干的事他还没忘记。
“别紧张嘛。现在休战期间,我杀你可没必要。”
“……不要。”
这小子从刚刚起连格瑞都没找,原力技能被纂改的可能性很大。
帕洛斯估摸着,准备试探一下金。
“既然你不信任我,我也只好说明一下我的情况了。我的原力技能被篡改了,现在威胁不到你。”
“真的?”
“我当然不骗你。”(我骗你我是佩利.)
金就要过来的脚步忽然顿住,帕洛斯想着这小子怕不是智商都给篡改了吧。
“不要。你们雷狮海盗团里和你走在一起的佩利呢?他怎么没在?他那么喜欢打架,你也一样吗?”
“那当然不是。佩利只是我们海盗团的而已,说些实话,我一点也不喜欢这个人……”
排行榜上帕洛斯掉下了前几的排名,嗖的一下名字的半点影子都不见了。取而代之的,金居然上到前几的位置去了。
???

难怪凯莉天天说雷狮海盗团都是基佬!
帕洛斯觉得他居然被这小子暗算了。这该不会就是他的原力技能吧?!
帕洛斯瞬间忘了比赛休战的规则。既然是技能,杀了他抢回积分就好了,被罚分也好过没分。
“格瑞!”
烈斩忽然出现在眼前,格瑞已经带着金跑了。
“怎么回事?”
“我的技能被篡改了。”
“……还有十分钟恢复。”
“啊啊啊……过得好慢啊……格格格……格瑞!你慢点!”
听到这一句格瑞默不作声放慢了些速度,但到了的时候金仍然抓着他不放。
“……离我远点。”

又是这样。金隐隐的有些委屈。

果然格瑞就是讨厌他的。

上次还害得格瑞差点被鬼狐杀死,被嫌弃真是理所当然。

果然不应该缠着他了。金开始拉开与格瑞的距离,准备找紫堂去。

排行榜上出现金成为第二名的显示。
“……格瑞……”
“十分钟过得好快啊……”

金又缠上了格瑞。
-——
刚刚看了下the bloodmoon的BE结局虐的心脏直上九霄找到找不回来.(对这就是文写不好的原因.)

重点其实是文。真的。

●持续沙雕。

















●全员ooc(智商要是全在线我还写什么🌚)
●朋友教的方法叫我写完隔几天再看会好修改一点。
●确实很对。
——
三拜后的每次夜猎但凡有需要留宿的情况,无论这家客栈房间多小,床多小,蓝忘机也只开一间了。
雅正这种东西放在道侣里即为不义。
这方圆百里只此一家店,听说多少人来了都有去无回,一群蓝家小辈亦是杳无音信,急匆匆的两人赶来这里,打听来的传闻竟与孟瑶哪里差不多——以前是座青楼。
这种地方的妖物最是见不得情人道侣,又因做的都是见不得人的龌龊事,同房或者半夜开灯都会激其妖气,到时候反而更棘手。
“……雅正一回?”




失去调戏对象魏无羡感到寂寞难耐。
“小伙计,来来来!请问你们这里有清蒸鲈鱼没有?”
魏无羡忽然想起上次青楼事件里那诡异的菜味,决定打探一下这里的情况。
“有,当然有!”
“那狗肉火锅呢?”
“客官想要什么,都有!”
都有?怪哉!前面走来是堪称荒无人烟的路怎么提供应有尽有的食材?
“既然如此……各来一份吧!”
“……这……”
小二面露难色。
“上的晚些也没关系。”
“我这就去准备!”

——
夜半三更,小二也没有上菜。
他也不是真想吃,只是想确认一下情况。此刻懒的下去催,在关了灯的房间里乱晃。
忽然一个分神,他踢到木板了。而紧接响声而来的,是一阵狂风。
他连忙往后一躲,与这狂风开始打起来。
可真是不好对付。
忽然,一道紫色的光朝着他来了一个腰斩,他以为自己要接不住了,惊叫了一声,光竟然像是顿了一下,极速转弯往地下砸去。
“你!”
这谁的声音!
“江澄!”

江澄立马把魏无羡拖了出去,两人一脸迷茫的对视。
金凌也跟着那些蓝家小辈一起来了。
魏无羡表示理解,看向蓝湛蓝涣二人。
小二偏偏这时候上来:“菜都好了,狗肉火锅目前还找不到原料,客官先去美食街看看吧。”
……
“让我们先说说美食街。”
狗肉火锅与宗主杀人的目光被晾在一边。
“那是什么?这不是青楼吗以前?!”

“……以前这是青楼,但后来改成美食街了。后面的地全拿来种菜养鸡了。”
(美食街能是什么!长胖的地方!)

蓝家小辈及金凌,愉快的烧烤着。

——
客栈伙计:我没有加罂粟壳,没有。
——
被友情提供的图?
今天也想文画双修。

记梗

听说织女牛郎隔了十六光年打个电话都要十六年才到。
那么。


两个星球时间差不同
且牛郎星科技不发达,织女星都不知道这个地方的存在
牛郎一大堆话
要等十六年织女才能接到
但织女星的科技发达
你流量好的话几秒钟就能到牛郎星
有段时间织女在家中找到一个手机,十分老的款式,似乎是上一辈的了。
通过那个手机她天天接到牛郎的告白电话。
后来终于心动了(她不知道牛郎星的存在就自然而然的认为牛郎星的发达程度与织女星一样)
给牛郎发短信
这时她发现
(自己没流量了。)
呸。
是她发现牛郎似乎答应了,继续每天自顾自的给织女絮絮叨叨事无巨细的讲今天发生了什么,而织女出来不打扰他,以听的方式来恋爱。那个手机也没舍得丢,即使已经会在“通话”时发生杂音,也没丢。
等到织女死了,她的故事被后人发现,有人歌颂这等待的伟大。
牛郎与织女母亲的爱情故事。
因为时间差不同,牛郎在某次爱上织女母亲后给她打的call被织女接了,织女母亲反而没接到。
然而织女仍然在电话里,和一具早已如土的尸体以听的方式谈恋爱。

(真是科技造就爱情……)

(忽然盗笔既视感怎么回事

【晓薛晓】学医救不了辣鸡洋

假如小时候的辣鸡洋一指断后,被抱山散人捡走。(直接概括故事,我怕我讲不清楚)
谜一样的脑洞,谜一样的文笔。
——
“你饿吗?”
饿,自然是饿的。

可是这样,掉的又会是哪根手指?

他下意识去摸左手,可握紧的拳头只有四指了。
“我不饿。”
“嗯?”
晓星尘没能听清他的话,声音太沙哑了。他递过去一盘点心,薛洋没有去接。
“你等我,我帮你拿水来。”晓星尘会错意,跑出屋子,速度快的像身后有厉鬼在追。
师父说他受了很多苦,要他好好照料。他和自己一样没有父母吧?
晓星尘出去了,薛洋看着点心,忍不住伸出手了。
刚尝了一口,嗓子止不住咳嗽,九指又痛起来,晓星尘递过来的一杯水,他却不敢接。那杯水被放在桌子上,晓星尘又跑出去了。
隔着帘子,晓星尘看见薛洋吃的狼吞虎咽。小小的开心让他忘了其实那盘点心包含了他自己的晚餐。
薛洋的手日渐修长,十六岁的孩子中算好看的了。可是小指仍旧停留在那年常慈安的车下。
那座山上并不尽然是一群“晓星尘”,不少孩子都会喜欢拿他的小指做文章。课上课下都是这样,晓星尘永远不会无坚不摧帮他挡住一切。这节课开始的时候,他排练了无数遍要弹起的小刀马上就要落在一些人手上了。
“亲传弟子永远比门生高一等吗?和我们山上不一样吗?”
“在多年前的门派中,不是。”
抱山散人回答了晓星尘的问题,还想说什么的时候,听到一声惊叫。薛洋似乎也被吓到了。
薛洋待在禁闭室中思过,等着晓星尘来时把向散人辩解的谎话再说一遍。刀没有落在脖子上,已经是饶恕了。
可是没有。晓星尘下山了。
薛洋也要下山。没有这个人,这座山称不上家。
晓星尘已经走了两天,他该去哪里找?夜幕已至,他走到一个镇上,只能先安顿下来。
“小兄弟也是仙门中人?真是让人羡慕。”
自来熟的一名大汉忽然靠过来,盯着从剑上跳下的薛洋。
“是来投靠世家的吧?常家真是有福,能吸引您这样的人物……”
或许还不该安顿。
“他们是有福啊。”
——
薛洋没能想到把他带入牢里的会是晓星尘。
怎么都想象不到。
“道长真是天真啊,”面前的白衣有一张让他想割去眼睛的脸。“兴门派,然后让天赋高的继续嘲笑天赋低的。”

晓星尘考虑过这一点,不过一直在自欺欺人。

仅存的四指似乎更容易戳中人心口的疤。

“道长天赋真是高,我都想得到您夜猎时让所有人赞服的模样!”

“可是道长……”

“有没有想过自己断了一根手指后,还拿的起霜华吗?”

“道长只是处在没被歧视的群体而已!”

他伸出四指,声音沙哑的要命,身体里的水分都要从眼睛里流光了:“道长,能医好我的手吗?能让别人,不再高我一等?”
第一次见面的时候,他把四指藏好,没让他看见。
如今牢里,竟然毫不伪装了。
晓星尘没有再同他聊的话题了。转身离开的步伐,真的像是有身后厉鬼在追赶的样子。
———
感觉这是咸味的。
果然人不能逗比,毕竟文如其人。
补的上一篇http://junhe244.lofter.com/post/1f9ca4c2_eeaebf3d
ooc是戒不了的毒。


【最好的师姐】苦汤

●不可能没有的私设
终于开播了开播了开播了!
用流量也要看完!
————
常驻云梦江氏的医师,纱布用的永远比其它家族的多。
温氏如此猖獗,云梦江氏的弟子少有未受迫害的。可医师仍然觉得,云梦江氏的弟子自己浪死的几率更大。
又是一个夜半三更,又有三个小娃娃来吵了。
其中一个连鞋都丢了,另一个始终低着头,问什么都不答。
“没有管好弟弟,太失职了不是?”
医师猜测着三人的关系,听着姐姐很轻很轻的声音。
“嗯。”
“谢谢医师。”
————
“所谓伊人……伊人……宛在水中央……”
都说云梦的女弟子要比男弟子更野。插科打诨登峰造极,诗词歌赋样样不精。
诗经背错,是“天赋”,是常然。
“……所谓伊人,在水一方。”
一路上无视了许多人的金子轩疑惑的侧头看了看。
声音太轻了,只是轻轻一略就没了。
背错诗经的女弟子们都各自结了道侣,金子轩也不再来云梦。
但那很轻的声音,他还是能听到。
————
江厌离不再去前线支持射日之征了。
那些坛坛罐罐不是兵器,她去了有什么用。
————
如果哪一天自己要成亲了。
啊羡和啊澄一定会跟在马车后面。
啊羡要是闹了,啊澄拉住就好。
她一定要悄悄掀一下红绸缎,带着子轩看看啊羡和啊澄。
“那是我最好最好的师弟。”
————
师姐没办法叫金子轩一起看啊羡啊澄闹了。
夷陵没有师姐,没有莲藕排骨汤,羡羡要记得回云梦来啊。
等以后啊羡回来,如兰一定会很喜欢他的两个舅舅。
————
“不是我……是她自己扑上来的……”

夷陵没有啊姐,云梦也要没有了。
————
偶尔来一篇并不擅长的虐文。
娃娃机里没有师姐,单独写一篇开心一下
还有就是:
终于开播了!虽然改了点但总体还是很好看!(◕‿◕✿)

可爱多的植入也是很了不起了hhh

最后最后……

想写香炉梗太太们有什么建议吗?


【帕佩】宠物狗的驯养方式

※有私设(帕洛斯可能略逗比了一点)
* 有ooc的可能
* 佩利……佩利就……傻好了

新的土味情话!

————————
“这是新款的手机膜。”
帕洛斯面不改色的向一名傻子参赛者亮出分数牌后,在其迷茫的瞬间取得离开迷宫星的机会。
佩利不知道什么时候出来了,脸上是和傻子参赛者一样的茫然。
“帕洛斯?你找到雷狮老大了没……”
“哦?雷狮老大和卡米尔早就出来了。你没遇上?”
帕洛斯似乎觉得佩利担忧什么,但从没有见过佩利担心的神色,下意识编造谎言地试探道。
“我还以为老大被什么缠住了。”
这是在担忧雷狮啊。
有种骗失败的感觉。
————————
像佩利这样的傻子,帕洛斯能骗的他倾家荡产,骗到他交不起女朋友的地步。
“帕洛斯,你觉不觉得那个格瑞经常带着的家伙打不了架还很傻?”
“哦,是有点。”
帕洛斯经常带着的那个家伙打得了架但很傻。
————————
诈骗犯还在逃窜,雷狮海盗团一个名叫佩利已经是臭名昭著。
“嘶……那东西,就跟野狗一样。”
诈骗犯旁边是两名年轻的小姐。
“是疯狗吧?迟早连主人也要咬呢。”
在帕洛斯进入雷狮海盗团后,这只野狗天天嚷着要和帕洛斯打。
终于有一次不相上下的打斗中,佩利使用技能时抱了佩利的腰……下面。
这狗咬人了。
在帕洛斯心上咬了一个愈合不了的口子。
————————
“看吧,疯狗……”
帕洛斯带着佩利“寻找”雷狮卡米尔,不要命的又在自以为别人听不见的的地方闲言碎语。
“佩利。”
“啊?”
“敲诈干不干?”
————————
其实佩利真要倾家荡产交不到女朋友了,帕洛斯还是会不吝于包养他几辈子的。
————————

最后



“你见过凌晨五点海盗船上的帕洛斯与佩利打架的……”
“听过。”

————

小黑屋bug了,写完没同步,帕佩狗粮说没就没……我之前为什么要把发过的删掉……(T▽T)

重新写了一遍,有些情节不大一样。不过ooc很好的保留下来了。(•̩̩̩̩_•̩̩̩̩)

这一篇只是自己满意了,可是在帕佩上我对自己的要求低成负数……

重新发一遍!闭上眼睛假装不嫌弃自己!

魔道全员遇上抓娃娃机(2)

失去灵感整个人像咸鱼一样。
——⑦
金凌
(投币×1)
×2
×3
×4
……
这是第49枚送给娃娃机老板的硬币。
“小朋友,别投了。”
一位叔叔用钥匙打开娃娃机,取出一个娃娃给了金凌。
“怎么样?要说谢谢吗?”
“好丑。”
……
——⑧
蓝思追
帮娃娃店老板整理好账本。
“小朋友,先别急着走。”
“这个送你。”
……实在是有些丑……
“不必了。”
“但是……”
“可以给我49枚硬币吗?”
——⑨
蓝景仪
含光君都没有吊娃娃!我怎么可以!
(表示这是最好写的作者很高兴)
——⑩
蓝涣
那只兔子看起来不错。
但是……
“请问,可以把那只小狗给我吗?”
——11+○
温情
除了吃魏无羡做的的菜之外什么都好。
——12+○
蓝启仁
岂有此理?!
抓娃娃机?
一个个都要跟着魏婴学坏了!
不如去搞·基!
——不想打符号了好累啊( ´◔ _◔')
聂明玦
“如果一个娃娃机操纵台高度不适,你这生意就是欺人的,还继续做什么?!”
老板看了看。
“你要是太高了,蹲下来玩不好吗?”
“我是叫你调低点。”
——

(1在这里)http://junhe244.lofter.com/post/1f9ca4c2_eeb0ec2b
没有江厌离小姐姐,不敢玷污。

我错了我就是咸鱼。

魔道全员遇上抓娃娃机(1)

——①
少年羡
(投币×1)
少年羡(盯———)
娃娃半途掉落。
……要是能有什么东西可以吸引娃娃过来就好了。
「江澄」:异想天开。
——②
蓝湛
直接略过。
蓝曦臣:你想抓娃娃。要投币吗?(送给谁啊?)
……不想!
——③
江澄
投币×1
抓到×1
惊喜×1
上次魏婴一个也没抓到吧?
惊喜×100
投币×2
娃娃×2
我抓了两个,这个不要,送给你了,反正你一个也抓不到。
——④
瑶妹
投币×1
……增高鞋垫差评。
因按不到操纵杆失去娃娃。
娃娃机老板,卒。
——⑤
薛洋
……
娃娃好看,可惜难吊。
娃娃机,卒。
——⑥
晓星尘(道长凭直觉抓娃娃,完全没问题)
投币×2
娃娃×1
薛洋获得娃娃×1
————
这是一台可以吊起娃娃的娃娃机,客官确定不来看看?
标签写了一大堆药丸药丸

(2)http://junhe244.lofter.com/post/1f9ca4c2_eeb15b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