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不不我没胖

你快乐吗

【晓薛晓】学医救不了辣鸡洋

假如小时候的辣鸡洋一指断后,被抱山散人捡走。(直接概括故事,我怕我讲不清楚)
谜一样的脑洞,谜一样的文笔。
——
“你饿吗?”
饿,自然是饿的。

可是这样,掉的又会是哪根手指?

他下意识去摸左手,可握紧的拳头只有四指了。
“我不饿。”
“嗯?”
晓星尘没能听清他的话,声音太沙哑了。他递过去一盘点心,薛洋没有去接。
“你等我,我帮你拿水来。”晓星尘会错意,跑出屋子,速度快的像身后有厉鬼在追。
师父说他受了很多苦,要他好好照料。他和自己一样没有父母吧?
晓星尘出去了,薛洋看着点心,忍不住伸出手了。
刚尝了一口,嗓子止不住咳嗽,九指又痛起来,晓星尘递过来的一杯水,他却不敢接。那杯水被放在桌子上,晓星尘又跑出去了。
隔着帘子,晓星尘看见薛洋吃的狼吞虎咽。小小的开心让他忘了其实那盘点心包含了他自己的晚餐。
薛洋的手日渐修长,十六岁的孩子中算好看的了。可是小指仍旧停留在那年常慈安的车下。
那座山上并不尽然是一群“晓星尘”,不少孩子都会喜欢拿他的小指做文章。课上课下都是这样,晓星尘永远不会无坚不摧帮他挡住一切。这节课开始的时候,他排练了无数遍要弹起的小刀马上就要落在一些人手上了。
“亲传弟子永远比门生高一等吗?和我们山上不一样吗?”
“在多年前的门派中,不是。”
抱山散人回答了晓星尘的问题,还想说什么的时候,听到一声惊叫。薛洋似乎也被吓到了。
薛洋待在禁闭室中思过,等着晓星尘来时把向散人辩解的谎话再说一遍。刀没有落在脖子上,已经是饶恕了。
可是没有。晓星尘下山了。
薛洋也要下山。没有这个人,这座山称不上家。
晓星尘已经走了两天,他该去哪里找?夜幕已至,他走到一个镇上,只能先安顿下来。
“小兄弟也是仙门中人?真是让人羡慕。”
自来熟的一名大汉忽然靠过来,盯着从剑上跳下的薛洋。
“是来投靠世家的吧?常家真是有福,能吸引您这样的人物……”
或许还不该安顿。
“他们是有福啊。”
——
薛洋没能想到把他带入牢里的会是晓星尘。
怎么都想象不到。
“道长真是天真啊,”面前的白衣有一张让他想割去眼睛的脸。“兴门派,然后让天赋高的继续嘲笑天赋低的。”

晓星尘考虑过这一点,不过一直在自欺欺人。

仅存的四指似乎更容易戳中人心口的疤。

“道长天赋真是高,我都想得到您夜猎时让所有人赞服的模样!”

“可是道长……”

“有没有想过自己断了一根手指后,还拿的起霜华吗?”

“道长只是处在没被歧视的群体而已!”

他伸出四指,声音沙哑的要命,身体里的水分都要从眼睛里流光了:“道长,能医好我的手吗?能让别人,不再高我一等?”
第一次见面的时候,他把四指藏好,没让他看见。
如今牢里,竟然毫不伪装了。
晓星尘没有再同他聊的话题了。转身离开的步伐,真的像是有身后厉鬼在追赶的样子。
———
感觉这是咸味的。
果然人不能逗比,毕竟文如其人。
补的上一篇http://junhe244.lofter.com/post/1f9ca4c2_eeaebf3d
ooc是戒不了的毒。


评论

热度(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