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不不我没胖

你快乐吗

[轰出]阴阳

★就觉得轰总眼睛颜色不同想开个脑洞乱写。
★ooc

医生空有一身本身,却只能沦落到一个偏僻的城镇,打着“通晓天机”的招牌,做江湖郎中的活。久而久之,这“通晓天机”也只有外乡过客会好奇的问问了。
眼前明显是达官权贵的女子推开门,未等门“吱呀”声响完,便慌慌张张的把夜半蝉鸣关到门外。她一颤颤巍巍的一声,打断医生准备提起开水壶的手。
“这孩子不太对劲……”宽边的帽子藏住她大半的脸,袖子将医生的目光带向有一双阴阳眼的孩子。
医生只做过测测八字般开玩笑似的活,卜这样正儿八经的阴阳八卦多的是大师,不然他也沦落不到有本事没处使的地步。这样一个达官权贵,真的会找不到比他专业的人吗?
“拜托了……这是陛下唯一一个儿子了……”
医生暗暗心惊,除此之外便是惊喜,多年才学终有用武之地,恨不得把这些大师门解不出的难题写出一个十全十美的答案。
他蹲下身,对上孩子眼睛时连站都站不起来,跌在地下,双手朝后做着身体的支架。
“求求您了!他们都不肯说,唯有您是最后的一线希望……”
并非他们解不出这题,而是说出答案就要送命。
医生强撑身体,恐惧之后还是冷静了下来。
“我已是耄耋之年,此生只为这一道说过寥寥几句话。”
“为这句此搭上老命也值得……这孩子,是阴阳眼。”

——————
自从一个小镇医生死在母亲面前,旁边的开水就和母亲的尖叫一起,毁了他的脸。
他没有再踏自己寝宫一步,却从没寂寞过。
一些人常常和他聊天,带他玩,它们很友善,会因为他渴在房间里造一个井,只不过每次他想靠近就会被父亲派来照顾他的小侍卫带走。
“殿下,那是井水,不能喝的!”
“哦。谢谢。”
他不喜欢父亲,连带着这个父亲派下来的人类男孩也无法喜欢。何况他全是谎言。他的朋友早告诉过他,井水是能喝的,可他仍然不准自己靠近那口井。
他的朋友常常说,人类是如何可恶的生物,掠夺,杀缪,都是他们创造的。
“我想做一名英雄。”
他告诉那些没有影子的朋友。
“英雄,是改变杀缪的人!”母亲以前常常带着他看那些屹立夕阳下的身影,告诉他,英雄是守护的角色。
“我可以成为吗?守护别人……我想做一名英雄!”
那一个父亲派下来的孩子也这么说。他从不觉得这个孩子能成为英雄,他是人类,还满是谎言。

“殿下,你饿吗?”
通往皇宫的门刚刚封住时,他被饿的饥肠辘辘,却死不承认。他的朋友都不会饿。这一句话好像戳穿了什么,这个叫绿谷的家伙,故意带来父亲找茬的性格。
他接受这个孩子的食物,不过仍然对他的帮助嗤之以鼻。
“殿下,你一定能成为英雄的。”
他每次从墙那边翻过来,带回几本书,他说为了成为英雄,一定会努力下去。
其实他连字都看不全,书都是作为殿下的轰看的。

逐渐发现朋友们的不对劲,是其中一个喊出“根本没时间了”后冲向他带有杀意的怪物。
绿谷那时挡在他的前面,叫他快走。之后再醒来,绿谷虚弱的趴在他床边。他好像受了重伤,却没有流血。
“轰君,这次我保护了你,我可以成为英雄吗?”

十五岁那天,门被拆了。轰的父亲和大臣带着惊愕表情看着尚且活着的轰。

————
“阴阳眼,十五岁前不能见活物,十五岁后自然平安。把这个孩子丢在这,看他造化吧。”



“井水是不能喝的。”他忽然对身旁一个魁梧的侍卫说。
“陛下,说笑还是免了吧。”
“我没有开玩笑。”
“这是一个英雄告诉我的。他从不说假话。”

——
私设如山,各位看完笑笑就好,就好。
文笔辣鸡惯了各位见谅。绿谷其实不是人。(好像有什么歧义wdm)

评论(5)

热度(15)